通讯员课堂 | 学习如何减掉消息写作中“多余的话”

电影资讯 浏览(1756)

  新闻与写作3天前我要分享

  

  编者按

  对于报纸来说,记者虽然稿件写完了,但相关的出版工作并没有结束,因为还要经过编辑这一道“关”。编辑如何把关、如何修改,可以从一个侧面帮助我们理解报纸对新闻产品的普遍性要求。对于一篇消息作品来讲,最忌讳的就是“太啰嗦”!如何在文章中“去粗取精”,考验着一个编辑的业务能力与水平。基层通讯员如果能通过今天推送的这个内容,举一反三,那么可能有助于将来写稿时提高写作文章的质量,让你“一投即中”!原稿:

  永州零陵惊现明清时期古建筑群

  2月24日,记者在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文物专家唐青雕等人的引领下驱车100余公里来到毗邻广西最边远的山区乡大庆坪乡夫江仔村,就近日发现并得到文物部门认定的该村二、三组杨氏家族中至今保存完好的明、清年代古建筑群进行了查看和采访。

  夫江仔村这处明、清时期古建筑群院落四面群山环绕、风景秀丽宜人,古建筑群面积30亩有余,现存有古建筑房屋20多座,其中至今还有人居住的16座,整个古建筑群座向一致,实属罕见。

  上午10时许,记者在该村秘书杨吉兆的带领下随同文物专家对存明清时期古建筑逐一进行查看,目睹一栋栋别具一格的古建筑,外观错落有致,内饰各有千秋,走进笫一栋正屋住着一户老人家她叫周玉英,今年已81岁了,她说自从她14岁嫁到杨家后一直住在此屋至今已60多年了,冬暖夏凉的,很舒服,夏天连电风扇不要。走进上下两座房屋并列对应的堂屋看到一个外框长5.6米、宽4.6米、深0.6米,内框一块长2.8米、宽1.8米、高0.6米的天井保存完好且下水道至今通畅无阻,照墙上、屋檐上、门头上各种龙、凤、花、鸟、虫、鱼等吉祥图案精雕细刻、栩栩如生。

  该村一位现年88年的杨恵樒老人介绍说,杨氏家族这些古老建筑是他的老前辈一代爷爷杨一明和他的四个儿子做布匹、开饏馆、贩盐等生意发起后逐年建起的,至今已二十六代子孙了。听说那时开始建有八正八横院落,建好后不久一场大将八横房屋全部烧毁,迟到清代道光五年(即1787年)一名叫杨映茂老爷爷组织族上的人将烧毁了八横房屋全部重新改建成外观高矮一致正屋了。

  杨恵樒老人说,当时八横房屋烧毁后重改修为八正房屋时,听说请了专门风水先生来仔细查看了几天,最后决定重修正屋的。修房时按每大户人家岀多少钱至今在石碑记载清晰可见。

  为探查来龙去脉我们再次在村秘书杨吉兆的带领下步行约400来米的村头看到三块石碑,都是记载道光五年重修房屋、官道、石轿等密密麻麻记载了修建人的姓名、捐钱数量。其中一块高约2米、宽厚四面都是42厘米石碑上四方刻有数百人的名字和岀钱数量。

  杨吉兆边走边对记者说,他说周玉英老人说,他村有“三好”一是风景好,一年四季鸟语花香;二是水好,500多公尺高的高山矿泉直流下来清甜清甜的;三是人好,没有一个懒惰人,从没岀现过偷盗的。由于该村山好、水好、人好,多少年来,该村没岀现一例癌症,目前该村有90岁以上老人4人,80岁以上老31人。

  见报稿:

  零陵惊现明清时期古建筑群

  本报讯(通讯员×××)2月24日,笔者在零陵区文物专家的引领下,驱车100余公里,来到毗邻广西最边远的山区大庆坪乡夫江仔村,探访近日发现并得到文物部门认定的明清年代古建筑群。

  夫江仔村古建筑群四面群山环绕,风景秀丽宜人,约有建筑面积30余亩,保存完好的房屋20多栋。每栋房屋各具特色,房屋照墙、屋檐、门头,各种龙、凤、花、鸟、虫、鱼等吉祥图案,精雕细刻,栩栩如生,外观错落有致,内饰各有千秋。与湘南其他地方古村院落不一样的是,这里的20多栋房屋均为坐北朝南,座向一致。

  村秘书杨吉兆介绍说,古建筑群的主人为杨氏族人。据口头流传和杨氏家谱等文字资料记载,杨氏家族这些古老建筑是明朝万历年间,杨氏先祖杨一明和他的四个儿子做布匹、贩盐等生意发家后逐年建起的,最早为8正8横院落,建好后不久一场大火将8横房屋全部烧毁。直至清代道光5年,一名叫杨映茂的杨氏能人组织族人将烧毁的8座横向房屋全部重建。重建时,杨映茂听从风水先生建议,将重建的房屋全部建成外观高矮一致的正屋。后来村民建房,也都建成正屋。在村口,重建房屋时所立3块石碑字迹仍然清晰可见。碑文记载了重修房屋、官道、石桥的过程及捐建人姓名、捐钱数量。

  今年已81岁的周玉英,从14岁嫁到杨家后一直住在这里的古屋里。耳聪目明、腰板挺直的周玉英说,她住的这个古村有三好:一是景好,一年四季鸟语花香;二是水好,村后高山泉水清凉甘甜;三是人好,村里没有懒惰人,也从没偷盗行为。因为环境好,多少年来,该村没有出现过一个癌症病人,目前村里有90岁以上老人4人,80岁以上老人31人。

  (原载《永州日报》2017年2月27日)

  

  评析:

  应该说,《零陵惊现明清时期古建筑群》这篇短消息原稿基础较好,具有一定的新闻性。作者新闻采写的功底不错。稿件传到报社后,编辑的第一反应是:可以采用。理由是:古建筑群有看点,读者想看;宣传部门的稿件把关严,真实可信;来稿写得比较详细,便于加工。

  有看点但并不等于是大新闻。永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悠久,古迹众多,文化底蕴深厚,古村落、古民居在一些地方还保存不少。对于一般性的古村落、古民居,已很难再出新闻了。然而,零陵区在靠近广西最边远的山区发现明清时期古建筑群,还风格独特,环境优美,人丁兴旺,风清气正,这就有些不一样了,无论如何都值得关注。

  仔细推敲原稿,感觉稿件比较粗糙,还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一是过程拖沓。作者以探访的形式采写稿件,从“零陵区文物专家唐青雕等人的引领”写起,再写“驱车100余公里”,再写“上午10时许开始采访”,接着又是“在该村秘书杨吉兆的带领下随同文物专家对存明清时期古建筑逐一进行查看”,是“81岁的周玉英说”,是“现年88年(岁)的杨恵樒老人介绍说”,是村秘书“杨吉兆边走边对记者说”,铺垫太多,过程拉得过长,几乎有些唠唠叨叨了。二是枝蔓过多。既然是古建筑群,家用设施肯定不少,有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该省就省,该简就简,没必要见到什么就一定要写什么,眉毛胡子一把抓,如“走进上下两座房屋并列对应的堂屋看到一个外框长5.6米、宽4.6米、深0.6米,内框一块长2.8米、宽1.8米、高0.6米的天井保存完好且下水道至今通畅无阻”这一段,就没必要写了,作为短消息至少没必要写这么细。三是有点画蛇添足。零陵是湖南省永州市的一个区,给本市媒体投稿,实在没必要写上“湖南省永州市”这个地名,挂上这个衔头,反而让编辑知道你是在一稿多投或故作高大。四是个别地方用词、用字不准,语句不通。采写新闻,有“采访、探访”之说,开头就说自己“进行了查看”,这“查看”二字让人摸不着头脑。五是有讨好编辑之嫌。明明是通讯员来稿,稿件中却偏偏要写成“记者采访”,一连三次出现“记者”的身影。作者是个老笔杆子,对通讯员和记者的界定非常清楚,加上“记者”二字应属无奈,因为不是本报记者现在一些媒体根本发不出稿。我们非常理解通讯员急于上稿的心情,但编辑、记者不作采访就随意在通讯员稿件上挂名的做法,是有违新闻职业道德的,通讯员也不应有意为之。

  一个人衣服穿得臃肿了就不精神,新闻也是如此。编辑此稿,关键在于去粗存精,消肿减肥,把一些采访的过程去掉,把一些枝枝蔓蔓的东西剪掉,把一些画蛇添足的部分除掉,把一些不准确的地方划掉。原稿975个字符,经编辑压缩了三分之一,见报稿为644个字符。稿子短了,却更顺畅了,也更显精神了。

  值得一提的是,编辑在处理这稿时,去掉了一些这“说”那“说”,却重点保留了最后一段周玉英老人关于这个古村有三好的一“说”,这一“说”对零陵古建筑群的新闻价值,无形中给了不小的加分和提升。

  声明:本文原载自《新闻与写作》(原题《去粗存精更显精神》),学术引用请以纸质内容为准。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 END -

  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我们

  欢迎加入新闻与写作大家庭

  转载请添加微信丨xwyxzxzs

  投稿请email至丨

  订阅纸质刊物请致电丨010-

  商务与广告合作联系微信号丨010-

  收藏举报投诉

  

  编者按

  对于报纸来说,记者虽然稿件写完了,但相关的出版工作并没有结束,因为还要经过编辑这一道“关”。编辑如何把关、如何修改,可以从一个侧面帮助我们理解报纸对新闻产品的普遍性要求。对于一篇消息作品来讲,最忌讳的就是“太啰嗦”!如何在文章中“去粗取精”,考验着一个编辑的业务能力与水平。基层通讯员如果能通过今天推送的这个内容,举一反三,那么可能有助于将来写稿时提高写作文章的质量,让你“一投即中”!原稿:

  永州零陵惊现明清时期古建筑群

  2月24日,记者在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文物专家唐青雕等人的引领下驱车100余公里来到毗邻广西最边远的山区乡大庆坪乡夫江仔村,就近日发现并得到文物部门认定的该村二、三组杨氏家族中至今保存完好的明、清年代古建筑群进行了查看和采访。

  夫江仔村这处明、清时期古建筑群院落四面群山环绕、风景秀丽宜人,古建筑群面积30亩有余,现存有古建筑房屋20多座,其中至今还有人居住的16座,整个古建筑群座向一致,实属罕见。

  上午10时许,记者在该村秘书杨吉兆的带领下随同文物专家对存明清时期古建筑逐一进行查看,目睹一栋栋别具一格的古建筑,外观错落有致,内饰各有千秋,走进笫一栋正屋住着一户老人家她叫周玉英,今年已81岁了,她说自从她14岁嫁到杨家后一直住在此屋至今已60多年了,冬暖夏凉的,很舒服,夏天连电风扇不要。走进上下两座房屋并列对应的堂屋看到一个外框长5.6米、宽4.6米、深0.6米,内框一块长2.8米、宽1.8米、高0.6米的天井保存完好且下水道至今通畅无阻,照墙上、屋檐上、门头上各种龙、凤、花、鸟、虫、鱼等吉祥图案精雕细刻、栩栩如生。

  该村一位现年88年的杨恵樒老人介绍说,杨氏家族这些古老建筑是他的老前辈一代爷爷杨一明和他的四个儿子做布匹、开饏馆、贩盐等生意发起后逐年建起的,至今已二十六代子孙了。听说那时开始建有八正八横院落,建好后不久一场大将八横房屋全部烧毁,迟到清代道光五年(即1787年)一名叫杨映茂老爷爷组织族上的人将烧毁了八横房屋全部重新改建成外观高矮一致正屋了。

  杨恵樒老人说,当时八横房屋烧毁后重改修为八正房屋时,听说请了专门风水先生来仔细查看了几天,最后决定重修正屋的。修房时按每大户人家岀多少钱至今在石碑记载清晰可见。

  为探查来龙去脉我们再次在村秘书杨吉兆的带领下步行约400来米的村头看到三块石碑,都是记载道光五年重修房屋、官道、石轿等密密麻麻记载了修建人的姓名、捐钱数量。其中一块高约2米、宽厚四面都是42厘米石碑上四方刻有数百人的名字和岀钱数量。

  杨吉兆边走边对记者说,他说周玉英老人说,他村有“三好”一是风景好,一年四季鸟语花香;二是水好,500多公尺高的高山矿泉直流下来清甜清甜的;三是人好,没有一个懒惰人,从没岀现过偷盗的。由于该村山好、水好、人好,多少年来,该村没岀现一例癌症,目前该村有90岁以上老人4人,80岁以上老31人。

  见报稿:

  零陵惊现明清时期古建筑群

  本报讯(通讯员×××)2月24日,笔者在零陵区文物专家的引领下,驱车100余公里,来到毗邻广西最边远的山区大庆坪乡夫江仔村,探访近日发现并得到文物部门认定的明清年代古建筑群。

  夫江仔村古建筑群四面群山环绕,风景秀丽宜人,约有建筑面积30余亩,保存完好的房屋20多栋。每栋房屋各具特色,房屋照墙、屋檐、门头,各种龙、凤、花、鸟、虫、鱼等吉祥图案,精雕细刻,栩栩如生,外观错落有致,内饰各有千秋。与湘南其他地方古村院落不一样的是,这里的20多栋房屋均为坐北朝南,座向一致。

  村秘书杨吉兆介绍说,古建筑群的主人为杨氏族人。据口头流传和杨氏家谱等文字资料记载,杨氏家族这些古老建筑是明朝万历年间,杨氏先祖杨一明和他的四个儿子做布匹、贩盐等生意发家后逐年建起的,最早为8正8横院落,建好后不久一场大火将8横房屋全部烧毁。直至清代道光5年,一名叫杨映茂的杨氏能人组织族人将烧毁的8座横向房屋全部重建。重建时,杨映茂听从风水先生建议,将重建的房屋全部建成外观高矮一致的正屋。后来村民建房,也都建成正屋。在村口,重建房屋时所立3块石碑字迹仍然清晰可见。碑文记载了重修房屋、官道、石桥的过程及捐建人姓名、捐钱数量。

  今年已81岁的周玉英,从14岁嫁到杨家后一直住在这里的古屋里。耳聪目明、腰板挺直的周玉英说,她住的这个古村有三好:一是景好,一年四季鸟语花香;二是水好,村后高山泉水清凉甘甜;三是人好,村里没有懒惰人,也从没偷盗行为。因为环境好,多少年来,该村没有出现过一个癌症病人,目前村里有90岁以上老人4人,80岁以上老人31人。

  (原载《永州日报》2017年2月27日)

  

  评析:

  应该说,《零陵惊现明清时期古建筑群》这篇短消息原稿基础较好,具有一定的新闻性。作者新闻采写的功底不错。稿件传到报社后,编辑的第一反应是:可以采用。理由是:古建筑群有看点,读者想看;宣传部门的稿件把关严,真实可信;来稿写得比较详细,便于加工。

  有看点但并不等于是大新闻。永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悠久,古迹众多,文化底蕴深厚,古村落、古民居在一些地方还保存不少。对于一般性的古村落、古民居,已很难再出新闻了。然而,零陵区在靠近广西最边远的山区发现明清时期古建筑群,还风格独特,环境优美,人丁兴旺,风清气正,这就有些不一样了,无论如何都值得关注。

  仔细推敲原稿,感觉稿件比较粗糙,还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一是过程拖沓。作者以探访的形式采写稿件,从“零陵区文物专家唐青雕等人的引领”写起,再写“驱车100余公里”,再写“上午10时许开始采访”,接着又是“在该村秘书杨吉兆的带领下随同文物专家对存明清时期古建筑逐一进行查看”,是“81岁的周玉英说”,是“现年88年(岁)的杨恵樒老人介绍说”,是村秘书“杨吉兆边走边对记者说”,铺垫太多,过程拉得过长,几乎有些唠唠叨叨了。二是枝蔓过多。既然是古建筑群,家用设施肯定不少,有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该省就省,该简就简,没必要见到什么就一定要写什么,眉毛胡子一把抓,如“走进上下两座房屋并列对应的堂屋看到一个外框长5.6米、宽4.6米、深0.6米,内框一块长2.8米、宽1.8米、高0.6米的天井保存完好且下水道至今通畅无阻”这一段,就没必要写了,作为短消息至少没必要写这么细。三是有点画蛇添足。零陵是湖南省永州市的一个区,给本市媒体投稿,实在没必要写上“湖南省永州市”这个地名,挂上这个衔头,反而让编辑知道你是在一稿多投或故作高大。四是个别地方用词、用字不准,语句不通。采写新闻,有“采访、探访”之说,开头就说自己“进行了查看”,这“查看”二字让人摸不着头脑。五是有讨好编辑之嫌。明明是通讯员来稿,稿件中却偏偏要写成“记者采访”,一连三次出现“记者”的身影。作者是个老笔杆子,对通讯员和记者的界定非常清楚,加上“记者”二字应属无奈,因为不是本报记者现在一些媒体根本发不出稿。我们非常理解通讯员急于上稿的心情,但编辑、记者不作采访就随意在通讯员稿件上挂名的做法,是有违新闻职业道德的,通讯员也不应有意为之。

  一个人衣服穿得臃肿了就不精神,新闻也是如此。编辑此稿,关键在于去粗存精,消肿减肥,把一些采访的过程去掉,把一些枝枝蔓蔓的东西剪掉,把一些画蛇添足的部分除掉,把一些不准确的地方划掉。原稿975个字符,经编辑压缩了三分之一,见报稿为644个字符。稿子短了,却更顺畅了,也更显精神了。

  值得一提的是,编辑在处理这稿时,去掉了一些这“说”那“说”,却重点保留了最后一段周玉英老人关于这个古村有三好的一“说”,这一“说”对零陵古建筑群的新闻价值,无形中给了不小的加分和提升。

  声明:本文原载自《新闻与写作》(原题《去粗存精更显精神》),学术引用请以纸质内容为准。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 END -

  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我们

  欢迎加入新闻与写作大家庭

  转载请添加微信丨xwyxzxzs

  投稿请email至丨

  订阅纸质刊物请致电丨010-

  商务与广告合作联系微信号丨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