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相伴50载,赵一荻陪伴张学良到最后,人到中年才得到名分

动漫推荐 浏览(655)

  2019 木剑温不胜

  人生中可辜负的东西有很多 ,但爱绝对是不可辜负之一;可是这仅是对于那些长情的女子而言,赵家四小姐赵一荻就是其中之一。在美好青春的年纪,赵一荻沉浸在张学良怀中难以自持;以至于为了爱情而决绝地与父母家人断绝关系。她可以说是个傻女人,也可以说至情至性之人;对自己所爱之人她是全身心追随和投入。然而她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又如何,张学良连个正当的名分都没有给她;对外宣称赵一荻只是他的贴身侍候的秘书。可是赵四小姐竟甘之如饴,愿意接受张学良给的这个不正当的名分;可谓是有失身份体统,完全被爱洗了脑犯了大糊涂。可这又如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赵一荻愿意全盘受着张学良给的不公。

  

  在民国诸多有名的女性中,赵一荻的容貌绝对是处于中上的水平。名门出身的她气质优雅迷人,身材姣好苗条;而且她的才华也是非常了得。这让当时不知多少男子为她折腰倾倒,大家闺秀莫不够如此了。然而她万草丛中却片叶不沾,唯独对初次见面的张学良念念不忘。跟他相伴的一生中,赵四小姐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可她的内心却是极为满足,是非对错最后对她来说已不再重要了。

  民国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混乱和动荡始终没有消停;而赵一荻正是出生在这不安年代的元年。由于她排行老四是家中的幺女,所以家族长辈都很是疼爱和喜欢她;可以说赵一荻的童年生活是幸福快乐的。她的父亲赵庆华作为北洋政府的交通系统要员,手中握着的权力和积累下的财富是颇为可观的;生活上的富足自不必说。而赵一荻的母亲吕氏在家中的地位很低,她虽是赵家的二姨太但其原本只是权势显赫的盛家府上一个丫鬟。后来就被盛家送给赵父做妾,这才得以享受到富姨太太的阔绰生活。

  由于她的母亲性格淳朴从不敢越位,在赵家还算是讨人喜欢;所以赵四小姐降生之初就已是受到赵父的宠爱了。富家小姐的生活自是富足而充实,尤其赵一荻这样受父亲宠爱的小姐;那过得日子绝对是奢侈享受的,仅是名字就不知取了有多少个。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被人直接称作赵四小姐;毕竟名字多了叫起来麻烦,还不如索性以排名称呼。有着强大的经济支持,赵一荻想学什么想要什么随时都可以得到;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就这般潜移默化的养成。在其六岁那年,她父亲官运正值旺盛之时;所以政府高层派他到内阁担任职务。

  于是赵家上下就跟随赵庆华由香港迁到内地京都居住,赵一荻也开始了一段短暂的京都生活。之后,因为张勋的复辟导致京都弄得满城风雨;所以没过多久赵父就带着一家人迁居到天津生活。在天津赵一荻渡过了她的少女时期,见识到了不同的文化和人间风情。当赵四小姐到了该上学的时候,赵父就把她送到了天津法租界的私立小学。这所小学可不简单,里边的学生都是非富即贵;家中没有点地位和财力是进不去的。可以说从她上的学校随便挑出一个孩童,其父辈很可能是民国社会举足轻重的人物。

  

  等到她长成欣长纤细的十岁白净少女,她的特有气质已有所凸显;不论穿哪种款式的衣裙,她总是能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此外,她强大的学习能力也突显了出来。只要是她想要学习感兴趣的,不管是音乐、英语是艺术绘画等她仅需稍稍指教就能学会;这还惹得她一众兄弟姐妹嫉妒不已。由于天津发生乱战的原因,赵一荻被禁在家中不能再去上学了。等硝烟停止她能够上学读书的时候,赵一荻直接被父亲放到初中就读。可是这并没有影响她的学习知识,因为休学闲在家中之时她自学了很多门课读了很多书;所以哪怕她直接跳了很多级,也还是能跟上学习进度。

  其实赵四小姐和张学良的缘分,要从她登上《北洋画报》说起。当时的赵一荻已有十四五岁,相貌端庄身姿妙曼的她中选成为封面女郎。这一举成名后,赵四小姐得到很多场合的邀请;天津蔡公馆举办的舞会就邀请了她。舞会上,赵四小姐舞动的身姿深深地迷住了前来串场的张学良。两人四目相对,彼此都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于是张学良就开始经常约赵一荻出来打高尔夫。两人的感情在交往中逐渐升温,甚至在夏至酷暑难耐的时候,张学良都会叫上赵一荻与其兄长一起前去北戴河避暑。到了这时,赵四小姐对于张学良的爱已难舍难割弃。

  

  当赵父赵母得知女儿背着他们跟张学良交往的时候,气恼地直接把赵四小姐关在家里禁了足;毕竟一个良家女子和有妇之夫情郎妾意太有损名声了。每日的思念是难熬的,所以赵一荻决然为爱私奔情愿被父母断绝关系。在其兄长的帮助下,赵一荻逃出了家中应张学良的邀请赶着火车前去奉天。之后,赵四小姐的父母就登报发表与赵一荻断绝父女关系,声称她不再是赵家的小姐;以后她发生的种种遭遇都概不负责。并且在登完这则消息后,赵父就辞去了官职隐退做起乡间富家翁。

  其实他这般行事是有理由的,其一是为了让女儿去追求爱情但又保全了家族体面。其二就是以这有辱门风的事情为契机趁势退出昏暗的官场,其三则是可以做个顺水人情继续维系与张家的世家关系。所以说这成全的背后并不单纯,存在着许多的算计和复杂的关系纠葛。自此以后,赵一荻与赵家表面上在没关系;和张学良有名无分的在一起。若不是张学良受了半个世纪的囚禁之难,赵四小姐只能是他的第十二个情人;如前十一个情人一样成为他津津乐道的本钱。已有于凤至这美丽聪慧的正妻,张学良绝对不会再给第二个女人妻子的名分;所以赵四小姐只能以他贴身秘书自称。

  

  住进张府东侧的一幢小楼后,赵一荻就为张学良孕有一子。本以为幸福的日子会持续下去,结果却迎来西安事变;导致张学良被蒋介石幽禁了起来再没自由。由于赵一荻所生的孩子尚小,所以于凤至就说服她回上海好好抚养孩子。

  然而随着接连的辗转和奔波,于凤至的癌症越来越严重。仅是过了三年,于凤至的乳腺癌就病变严重。最后,张学良就向当局提议让于凤至返美治病;他就交由赵四小姐照顾。当时为了逃避战火远去香港生活的赵四小姐,以她那时的情况完全可以拒绝这个要求的;毕竟她在香港生活安定,有房又有一笔不小的财富;并且自己幼小的孩子也照顾。一边是孩子,一边是心中挚爱的丈夫;赵四小姐一时间心里很为难。

  

  但是想到这时的张学良急需要自己照料,所以她狠心把孩子交给友人照顾;自己前去陪同挚爱过监狱般生活。自此,赵一荻就再未离开张学良。好在被监禁到台湾后,赵一荻得到了妻子的名分;张学良和于凤至被逼迫离了婚。赵四小姐对爱炽烈且赤忱,她对张学良倾尽了所有的情意;哪怕是伴随着折磨她也一直坚持下去,用情自此无愧于心也无愧于人。

  人生中可辜负的东西有很多 ,但爱绝对是不可辜负之一;可是这仅是对于那些长情的女子而言,赵家四小姐赵一荻就是其中之一。在美好青春的年纪,赵一荻沉浸在张学良怀中难以自持;以至于为了爱情而决绝地与父母家人断绝关系。她可以说是个傻女人,也可以说至情至性之人;对自己所爱之人她是全身心追随和投入。然而她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又如何,张学良连个正当的名分都没有给她;对外宣称赵一荻只是他的贴身侍候的秘书。可是赵四小姐竟甘之如饴,愿意接受张学良给的这个不正当的名分;可谓是有失身份体统,完全被爱洗了脑犯了大糊涂。可这又如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赵一荻愿意全盘受着张学良给的不公。

  

  在民国诸多有名的女性中,赵一荻的容貌绝对是处于中上的水平。名门出身的她气质优雅迷人,身材姣好苗条;而且她的才华也是非常了得。这让当时不知多少男子为她折腰倾倒,大家闺秀莫不够如此了。然而她万草丛中却片叶不沾,唯独对初次见面的张学良念念不忘。跟他相伴的一生中,赵四小姐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可她的内心却是极为满足,是非对错最后对她来说已不再重要了。

  民国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混乱和动荡始终没有消停;而赵一荻正是出生在这不安年代的元年。由于她排行老四是家中的幺女,所以家族长辈都很是疼爱和喜欢她;可以说赵一荻的童年生活是幸福快乐的。她的父亲赵庆华作为北洋政府的交通系统要员,手中握着的权力和积累下的财富是颇为可观的;生活上的富足自不必说。而赵一荻的母亲吕氏在家中的地位很低,她虽是赵家的二姨太但其原本只是权势显赫的盛家府上一个丫鬟。后来就被盛家送给赵父做妾,这才得以享受到富姨太太的阔绰生活。

  由于她的母亲性格淳朴从不敢越位,在赵家还算是讨人喜欢;所以赵四小姐降生之初就已是受到赵父的宠爱了。富家小姐的生活自是富足而充实,尤其赵一荻这样受父亲宠爱的小姐;那过得日子绝对是奢侈享受的,仅是名字就不知取了有多少个。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被人直接称作赵四小姐;毕竟名字多了叫起来麻烦,还不如索性以排名称呼。有着强大的经济支持,赵一荻想学什么想要什么随时都可以得到;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就这般潜移默化的养成。在其六岁那年,她父亲官运正值旺盛之时;所以政府高层派他到内阁担任职务。

  于是赵家上下就跟随赵庆华由香港迁到内地京都居住,赵一荻也开始了一段短暂的京都生活。之后,因为张勋的复辟导致京都弄得满城风雨;所以没过多久赵父就带着一家人迁居到天津生活。在天津赵一荻渡过了她的少女时期,见识到了不同的文化和人间风情。当赵四小姐到了该上学的时候,赵父就把她送到了天津法租界的私立小学。这所小学可不简单,里边的学生都是非富即贵;家中没有点地位和财力是进不去的。可以说从她上的学校随便挑出一个孩童,其父辈很可能是民国社会举足轻重的人物。

  

  等到她长成欣长纤细的十岁白净少女,她的特有气质已有所凸显;不论穿哪种款式的衣裙,她总是能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此外,她强大的学习能力也突显了出来。只要是她想要学习感兴趣的,不管是音乐、英语是艺术绘画等她仅需稍稍指教就能学会;这还惹得她一众兄弟姐妹嫉妒不已。由于天津发生乱战的原因,赵一荻被禁在家中不能再去上学了。等硝烟停止她能够上学读书的时候,赵一荻直接被父亲放到初中就读。可是这并没有影响她的学习知识,因为休学闲在家中之时她自学了很多门课读了很多书;所以哪怕她直接跳了很多级,也还是能跟上学习进度。

  其实赵四小姐和张学良的缘分,要从她登上《北洋画报》说起。当时的赵一荻已有十四五岁,相貌端庄身姿妙曼的她中选成为封面女郎。这一举成名后,赵四小姐得到很多场合的邀请;天津蔡公馆举办的舞会就邀请了她。舞会上,赵四小姐舞动的身姿深深地迷住了前来串场的张学良。两人四目相对,彼此都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于是张学良就开始经常约赵一荻出来打高尔夫。两人的感情在交往中逐渐升温,甚至在夏至酷暑难耐的时候,张学良都会叫上赵一荻与其兄长一起前去北戴河避暑。到了这时,赵四小姐对于张学良的爱已难舍难割弃。

  

  当赵父赵母得知女儿背着他们跟张学良交往的时候,气恼地直接把赵四小姐关在家里禁了足;毕竟一个良家女子和有妇之夫情郎妾意太有损名声了。每日的思念是难熬的,所以赵一荻决然为爱私奔情愿被父母断绝关系。在其兄长的帮助下,赵一荻逃出了家中应张学良的邀请赶着火车前去奉天。之后,赵四小姐的父母就登报发表与赵一荻断绝父女关系,声称她不再是赵家的小姐;以后她发生的种种遭遇都概不负责。并且在登完这则消息后,赵父就辞去了官职隐退做起乡间富家翁。

  其实他这般行事是有理由的,其一是为了让女儿去追求爱情但又保全了家族体面。其二就是以这有辱门风的事情为契机趁势退出昏暗的官场,其三则是可以做个顺水人情继续维系与张家的世家关系。所以说这成全的背后并不单纯,存在着许多的算计和复杂的关系纠葛。自此以后,赵一荻与赵家表面上在没关系;和张学良有名无分的在一起。若不是张学良受了半个世纪的囚禁之难,赵四小姐只能是他的第十二个情人;如前十一个情人一样成为他津津乐道的本钱。已有于凤至这美丽聪慧的正妻,张学良绝对不会再给第二个女人妻子的名分;所以赵四小姐只能以他贴身秘书自称。

  

  住进张府东侧的一幢小楼后,赵一荻就为张学良孕有一子。本以为幸福的日子会持续下去,结果却迎来西安事变;导致张学良被蒋介石幽禁了起来再没自由。由于赵一荻所生的孩子尚小,所以于凤至就说服她回上海好好抚养孩子。

  然而随着接连的辗转和奔波,于凤至的癌症越来越严重。仅是过了三年,于凤至的乳腺癌就病变严重。最后,张学良就向当局提议让于凤至返美治病;他就交由赵四小姐照顾。当时为了逃避战火远去香港生活的赵四小姐,以她那时的情况完全可以拒绝这个要求的;毕竟她在香港生活安定,有房又有一笔不小的财富;并且自己幼小的孩子也照顾。一边是孩子,一边是心中挚爱的丈夫;赵四小姐一时间心里很为难。

  

  但是想到这时的张学良急需要自己照料,所以她狠心把孩子交给友人照顾;自己前去陪同挚爱过监狱般生活。自此,赵一荻就再未离开张学良。好在被监禁到台湾后,赵一荻得到了妻子的名分;张学良和于凤至被逼迫离了婚。赵四小姐对爱炽烈且赤忱,她对张学良倾尽了所有的情意;哪怕是伴随着折磨她也一直坚持下去,用情自此无愧于心也无愧于人。